设为收藏| 加入我们

宝德棋牌官方网站热线0371-67645123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销售网络 >

今天与游记辉接触过程看,游记辉发的信号很明显

时间:2017-06-26 16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点击:
 
  郑秀云处理完工地的断电危机已是晚上八点,回到办公室已经非常疲惫,但是不敢回家休息,檀溪法庭的事不可怠慢!
 
  王宇辰还等在办公室里。断电危机的处理过程郑秀云不讲,王宇辰也不问!郑秀云没意思讲,因为王宇辰当时建议,修改设计时一定要事先征得水利工程处同意,这是合同约定的,必须如此!郑秀云不听,认为事先征求意见麻烦,可能耽误工期,也可能招致敲诈勒索!不如不征求意见,生米煮成熟饭再说,事后给对方领导送点礼,给点好处就完了。
 
  在修改设计的过程中,王宇辰多次提醒,“必须赶快与对方协商。”郑秀云置若罔闻,最后怕王宇辰生气,干脆对王宇辰说,“已经征得了工程处的同意”。今天危机终于出现了,当然是郑秀云没意思讲,欺骗老王,最终是骗了自己!王宇辰当然是懒得问,装得不知道,也不参与处理危机,“他自作自受应该无怨言!”
 
  在等待的过程中,王宇辰在办公室吃过了饭,是秦梅定的餐馆外卖。郑秀云的一脸苦相,肯定还饿着。郑秀云知道王宇辰不会先讲话,只待自己凝神定气,缓过神来对王宇辰说:“我们还是谈游记辉的事。”王宇辰说:“从今天与游记辉接触过程看,游记辉发的信号很明显,要钱!从案情分析,原告应主张“合同无效”乙方签名有差错,可以主张合同无效。原告返还我们的定金,不履行合同就完了,也就避免了因门窗材料涨价而导致的履行合同的亏损。
 
  起诉书中原告主张不返还定金,还要被告赔偿损失。按合同约定的罚则赔偿损失,就是在履行合同,原告的意思是不履行合同的供货部分,只履行合同约定的赔偿部分。这样的好事原告当然想!但是合同法有规定,合同无效,就全部不履行合同。主张合同的一部分有效,就是主张合同有效,全部有效。原告不知受了哪个水货律师的蛊惑打这官司,而且写了这高水平的诉状!从这份必败的诉状可以看出,游记辉不亲原告,没想要原告胜诉!他看得出必败而不告诉原告,就说明了他与原告不亲。原告必成被游记辉宰杀的肥羊。”听到这里,郑秀云像注射了吗啡,精神振奋起来。
 
  王宇辰接着说:“我们也不用高兴,不要忘了游记辉的口号:吃了原告吃被告!他不会放过我们的,判决!他不能把我们判败,但他可以在审判过程中,应原告的要求,作诉前财产保全,查封财产,银行帐户等。这次他不敢乱来!他不敢违法,他怕我们抓住他!它必须用合法手段。依法,在他的权限范围以内,是可以使出手段来打击我们的!但手段不多,打击也不可能很重。”郑秀云听得喜上眉梢。
 
  王宇辰继续说:“只要我们没有太不经打的软肋,我们就不怕他!我们现在最怕的就是延误工期,我看他就会从这里下手!这个软肋最不经打!”
 
  郑秀云一下子泄了气,这确实是不能打,甚至怕人摸得软肋!
 
  王宇辰说:“你掂量一下,谈个价,花钱买安?”郑秀云额头冒汗,哭丧着脸说:“现在工程上的资金缺口都补不上。哪里拿得出这笔钱来?”王宇辰同情地说:“这我知道,你先冷静地想一下,权衡一下,能不花钱,当然最好,必须花时,还得过短的花!明天再定。”郑秀云也是劳累疲惫,饥饿沮丧,无力地点头同意,没精神说话回答。
 
  郑秀云思考了一夜,没有结果,他要王宇辰再去和游记辉谈一次,探一下口风。王宇辰答道:“他是不愿和你空谈的!你先请他吃餐饭,先客气一下,在酒桌上谈一下,到时候再见机行事。”郑秀云想起和他见面就发怵。但是躲不脱,挨不过。他对王宇辰说:“就请他一餐,我只和他应酬,你可得察言观色,主导形势。”
 
  王宇辰回答说:“那是当然!”
 
  这次游记辉很友好,他一反常态,满面笑容:“这次我们不能象蝗虫一样,猛吃我们郑总的!我们有些同志确实不讲文明,吃相难看,有碍观瞻!我确实不愿和他们一起吃饭。但是我们又是同事,我一个人吃,不带他们心里又不忍,我不能吃独食!我不吃你们的请,我不吃,大家都不吃,我的心里也无挂碍!明天星期六,我还要参加一个学习班学习。如果你们事情紧急,郑总,王总陪我学习一次,我们在学习时可以谈谈。”
 
  郑秀云对游庭长的好意善意持怀疑态度。
 
  王宇辰在猜想,他又在搞甚麽鬼名堂?
 
  尽管不用花钱请客是好事,可他不吃郑总又觉得不放心。
 
  王宇辰问:“星期六法院还组织学习,什莫专题,抓得如此之紧?”游庭长解释道:“不是法院组织的,完全是私人性质的。”
 
  星期六上午九点,郑秀云和王宇辰如约来到卧龙潭畔的一处庭院,游记辉像主人一样已在等候。游记辉热情地迎接在柴门之外,游庭长握着郑总的手,久久不愿松开,他们并肩而行,王宇辰跟在后面。
 
  游庭长说:“最近我突发奇想,想成为一个画家,为一个伟大的画家!当然不仅仅是当一个画匠。我遍访名师,终于发现了隐居于此的一个伟大画匠。此人性情高古,不见庸俗的客人,不收学徒,更不受低能的学徒。我来访问了一次,他却和我投缘,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。他要收我为徒。我也正想拜师学艺,把自己打造成伟大的画家!一拍即合,愿打愿挨!就这样我就每一个月来此学习一天,已经五个月了,今天是学习的第六天。”游庭长拉着郑秀云边说边走。
 
  郑秀云装出一幅认真听讲的神态。心里在骂着:“你这王八蛋,装神弄鬼!”
 
  王宇辰在后面听他款鬼话,好一个“愿打愿挨!”几乎笑出声来。他不是捉弄人才怪!
 
  游庭长接着介绍说:“我这师傅最恶俗套,不拘礼节,这不,绝对不搞迎接客人这一套。我虽然是他的学生,但还没有修炼到他那种程度,像你们这样尊贵的客人,我还是要出门迎接”。
 
  游庭长谈兴浓,不待客人回应,自顾自说,拉着郑秀云进了柴门。庭院四方形,建筑物就是一百平方的灰瓦白墙的一层老式建筑房屋一幢,郑秀云是学建筑的,认得这就是“老三间”院子却有两百平方米,用竹片稀疏编织的一人高篱笆圈围,园内种着一丛竹,一架忍冬藤,藤棚架下的石桌,正在做鸡犬争斗的擂台。庭院凌乱,鸡犬粪便依稀可见。进得堂屋门,只见农家摆设,门角放着些小农具。两边墙上,挂着辣椒蒜头玉米棒。堂屋上首摆着条台,其下是方桌,四周是条凳,堂屋的两边各有两个门,也就是各有两间房。客人到了这里还没见主人出来。“到底是卧龙躬耕地,主人当有诸葛遗风,高卧不起也正常!”王宇辰这样想。
 
  游记辉敲了敲右边的房门,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,绝对可以称得上美女!面带微笑,彬彬有礼的欢迎客人。王宇辰郑秀云的眼前一亮,王宇辰想:原来他游记辉置金屋藏娇在此!装神弄鬼,原来如此!就为了展示他的这一成果,也不必如此大动干戈?。

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56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