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收藏| 加入我们

宝德棋牌官方网站热线0371-67645123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生产现场 >

已经为你们把会谈的气氛调整得很好了

时间:2017-06-26 15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点击:
  
 
  第133章默认分章[133]
 
  《劫》(小说连载之六十六)
 
  车窗玻璃摇下来。车开得很快,好风吹得人神清气爽。郑秀云问游庭长:“到哪里吃饭?”游庭长回答道:“前面的两个节目都是我喧宾夺主自作主张,从现在开始还权与主人,客随主便!”郑秀云征求王宇辰的意见:“王总!你说到哪里去吃饭?”王宇辰调侃道:“你们两个都是习惯于当权的,我们郑总习惯说:‘我决定。。。。。。’游庭长习惯说:‘我判决。。。。。。’我习惯于一问三不知,被逼问急了最大胆时说:“我建议。。。。。。。”你们是一个习惯“决定”的不决定!一个习惯“判决”的不判决!硬要逼着我来一个“我建议!”说猫戏老鼠不是,吕布戏貂蝉不象。“游庭长笑眯眯的问:“你说是什莫尼?”王宇辰回答:“司令戏小兵!”
 
  晚饭的地点选在小山脚下小湖畔。孤零零的一个亭子,孤零零的一张小桌。吃的是农家菜,锅巴粥,茶是大瓦壶泡的三皮罐。稍微喝了一点酒,饭吃得香甜。饭后上茶来,王宇辰说道:“关于我们合同纠纷的案子,我和游庭长谈过一次,我又把谈的情况转告了郑总。最后陈述我的判断:我认为这件案子可以在游庭长的强力主导下解决,游庭长在条件合适的前提下可以提供帮助。如果我的判断不错,就请你点点头。我判断错了,就请你摇摇头。”游庭长高深莫测的微笑着。轻轻地点了点头,幅度很小,难以看出来是点头。但是郑秀云看出了。
 
  王宇辰说:“附近有一个温泉,蓄着一潭温水,你们一起去洗个温泉浴,到那里谈话,温馨浪漫。”游记辉明白,是说“:隐秘,防窃听,录音录像,安全!”。游记辉笑了笑说:“我有时候神经过敏,疑神疑鬼,但我今天没有这症状,很坦然!有安全感!我喜欢看女人,画女人,有时却又惧怕,反感女人!但对男人的裸体全天候的天然排斥。”王宇辰说:“既然如此,我去打点鱼,让我们带回去,你们就在这里谈。”郑秀云有点紧张,没参加他们的对话。游记辉说:“我没听见郑总说‘我决定’;我也没说过‘我判决’;王总没说过‘我建议’。王总的地位不是一般意义的参谋长!”王宇辰笑着回答道:“游庭长是在给我下烂药,让郑总给我小鞋穿。因为我越权,擅断。”游庭长笑眯眯的说:“我量他也不敢!”王宇辰回答道:“游庭长下手越来越重了,你这如此一激将,明天就该我倒霉了。请你们单独聊一下,谈一个务实的解决方案。”游记辉不置可否;郑秀云凝重的点了点头。
 
  太阳已经下山,王宇辰招呼店家下网打鱼。店家是这小湖中鱼的主人。在这里买鱼,是市场价的两倍。店家急忙驾船下湖,要赶在天黑前打起鱼来;王宇辰躺在湖堤的青草上,看日落,看店家打鱼,心思惦记着他们的谈判!没有兴趣欣赏这落日景色。
 
  王宇辰见郑秀云脸色惨白,“表明打了败仗!案子不大,案情也不是于我们很不利。纵然失败也是毛毛雨,何至于如此气急败坏?王宇辰没有急着问话,郑秀云缓过神来说:“他最后的底线‘了结此案,花钱十万,合同和解作废,定金返还。附带条件是,由你一人经手交割,不许旁人插手。’”王宇辰问;“你准备怎麽办?”郑秀云无精打采,无可奈何的说:“你能挽救当然是最好,如果没有,就只能接受,在建工程受不起他的折腾!”最后的尾声带着哭腔。王宇辰怜悯,到不是悯其折财。怜悯的是他此时正象一只羔羊,被活生生的大把的拔毛,拔毛之痛也是很惨的。王宇辰说:“案情我们早就分析过了,既然你已准备接受这样的条件,我就再和他战一回合,争取少受损失。”郑秀云说:“这样最好,但是注意,不能决裂!”王
 
  宇辰一人进入餐厅,。游庭长正在闭目养神,睁眼见王宇辰面带笑容,充满自信便说:“王总!你们郑总在这里接受了不得不答应得条件,可是不敢拍板,要等你定!你们真是君臣倒置。如果你再推翻郑总的决定,就有欺君之罪呀!”有嘲笑,算定你会出马,我等着你出招的意思。王宇辰轻松的说:“你在国家机构工作,那里条条框框多,授权收权,受条款限制,都是很严肃的事。在郑总这里,授权收权很随意,全凭他一句话。这不,他又授权我和你谈了,刚才还认为是天大的机密,我无权知晓,现在又要我来谈。游庭长不知接不接受和我谈呢?”游庭长宽容的笑着说:“最终你是要出场的,必须直接面对的就是你,不拐弯抹角最好!”
 
  王宇辰说:“爽快!我们就直入主题,我们不能接受你的方案。”游庭长不急不忙得说:“这不是我的方案,是妥协的结果。就象台湾人常用的一个词“兵棋推演”,不过他们是单方推演,而我们是双方推演,各自的常规武器,核武器都拉出来了的,不仅只是亮了相,还计算了当量,计算了其破坏力,杀伤力。最终的结果,是一道物理计算题的答案。”王宇辰平静得说:“用你已经在使用的物理术语讲,有几个因素的物理量没有计算进去。”游庭长
 
  更冷静:“郑总是精细的人,我认为他没有漏项。不过他当时问过我,为什莫要对他这麽狠?为什麽如此不仗义?我没回答,莫非据此推断我算错了!。我只计算了送她下地狱的力量,没计算送他上天堂的力量,当然这种力量是不确定。”王宇辰说:“郑总的和几句话有讨饶的意思,想激发你的得仁慈之心,仗义一说就更不必要,在这里应避免谈论道德问题。这种语言水平不高,“学前班”的水平。露出了“被肉食动物”的形象,只能激发肉食动物的食欲。他没有能力改变语言的错误。但是,他有能力改变决定,‘由我全权代表他和你谈’,”王宇辰说完停顿了。游记辉透过镜片,审视的眼光,端详了王宇辰良久冷冷地问:“为谁而战?为什麽而战?”王宇辰笑了:“你的记性也不好?犯了郑总同样的错误!当人迷惑的时候就有此一问!不过我不像你那样语言吝啬,我告诉你。他在我的护卫之下被宰割了,不是我的无能就是我的不忠!是我的耻辱。我为我的荣誉而战!”王宇辰站好了,向游记辉鞠了一恭,敬请谅解!游记辉的屁股象被电击了一般,跳了起来,恭恭敬敬地向王宇辰鞠了一个更深的恭。王宇辰示意请游庭长把耳朵贴过来。游庭长没有拒绝,王宇辰贴着游庭长的耳朵小声说:“你可记得我到重庆西南政法大学做的司法鉴定?关于林德强讨债的案子!这是你经手的案子,应该不会忘记!文字形成的时间是可以精确鉴定的!当时是不是清楚地鉴定了出来?误差不大于30天。你们伪造的,《发还发源公司文件柜的交接书》虽有郑秀云,秦梅亲笔签字确认,签署日期是6月20日。文字形成的真实时间是9月30日。相差190天。减去30天的最大误差。还有160天。虽然中纪委派人调查时被你蒙混过关。这些文档还在挡案室里,不归你管辖。如果再一举报,请求对文件进行司法鉴定,你认为效果如何?”游记辉多精明的人,一经提醒,记了起来!做作的镇定保持不住,冷汗淋漓。知道厉害,手有些发抖。王宇辰继续说:“我理解你的需要,希望你见好就收,我请郑总进来,你和他从新谈,谈多少是多少,我不参与。但是只准谈成,不能破裂!你说行不行?”游记辉连忙说可以可以。
 
  郑秀云等在门外。王宇辰请郑总进来,对郑总说:“游庭长说老王只能说事,不能拍板,事情还是要由老总定。我已经为你们把会谈的气氛调整得很好了,剩下的事,你们谈!”说完离开房间。
精彩推荐相关内容

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561号